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小灯泡|鲜花虽会凋谢,但会再开

笠沉2018-05-23 08:55:54

我喜欢的城市,

只是在手机壁纸里。

文/小垃疯



我喜欢城市,它繁华绚丽多彩。灯红酒绿的掩映下,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我们行走在自己的轨迹里,或低落,或愤慨,或幸福,或满足。我趴在教室窗前的大理石台面上,江风携带着疑问拥入我的脑子里:他们都要去干嘛?将来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吗?


高中三年是我真正独立的三年,没有爷爷奶奶的管束,手里拿着银行卡,无须汇报自己的动向,这就是所谓无拘无束了吧。起初,我很自信,我认为我可以打理好一切,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支撑我苟延残喘了三年。那三年,我迫切的深入城市,探寻它的魅力。当然,今天的你也一样,上海


要问我高中三年最怀念的是什么,也许就是几个晚上。


第一个,是在上海的傍晚。

充满期待的假期,在班主任的问题中开始,我一个人注视着绿皮火车厢外,无锡站生锈的铁轨和那轮将落未落的太阳。她问我为什么不开心,我说并没有。她不知道,一个人时我总是没有表情的。第二天晚上,我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陪自己喜欢的女孩。她们是老师眼里的小妖精,总是会制造些麻烦,惹得老师头疼。我们买来两提啤酒喝一瓶白酒,蹲坐在夜上海一条不知名的马路牙子上。三个女孩畅饮过后醉意涌来。他们在我面前吐露心声,说着我从未曾听过的话,把她们最不堪的一面展露出来,我懵了,霎时间不知所措,我该怎么办?不知道,只是一个念头,我应该守在她们身边,保护这只群受伤的小羊,聆听一声声痛苦的呻吟。那天晚上,我是唯一没有喝酒的,可我是最不清醒的。那晚的霓虹灯是模糊的,人脸是模糊的,时间已是模糊的。曾经,我们看似刁钻蛮横的女孩儿们,都是因为她们曾经受过各种各样的伤害,没有办法,她们羽翼不够丰满,只能用这样的外壳包装自己。无法靠近,何谈伤害?你又何尝不是,我又未曾不是。


第二个,是吉林的深夜。

主人公是两个小伙伴。他们曾经被我当作高中时代值得深交的好伙伴,刎颈之交或是其他。直到他们离开寝室的那一日,我发热的大脑终于冷却,我只是愿意向身边的人掏心掏肺罢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圈子,我,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一环。一年之后,我们重新走在了一起,我们在深夜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聊着闲天儿。酒足饭饱,我们走在广场上。空空的,只有我们。没有华丽变幻的彩灯,只有一排昏黄的路灯,从桥的那一边延伸到我们眼里。三个因为这所高中才相识,相知,相欢的少年。一个富裕中产阶层企业主子弟,一个生于农村,长于农村,本应该生性自然,却不甘于次的普通群众,和中产阶层的后起之秀。我们对未来一样迷茫,彷徨着的街道,正如彷徨在人生路上,没有留恋,却同样没有目标,没有动力,也不能停下脚步,因为岁月匆忙,无暇垂怜我们。自知蹉跎青春的我们,依旧飘荡。因为,一直走肯定没有错;因为没有人能断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失败者。


第三个,学校寝室里的凌晨。

这一段应不应该着重写呢?对于一个学生来说,高考应该很重要吧?不,它对于不是高中生的人来说很重要。事实上,它只是一个结束,一个三年之期的结束,一段美好时光的结束。。。它可以是很多的结束,却并不是唯一的结束。结束就是开始,开始也意味着结束。

我们看过各式各样的青春电影,听过不尽其数的城市故事。原本憧憬的未来早已经模糊不清,有时害怕失败,有时想一步登天,有时想万事俱备。等我们看过了世事变迁,繁华落幕之后,我们只是普通人,至少这一刻,你我还是,胸怀大志有错么?步步为营有错么?我不知道,可我更愿意放下一切,只是默默的作着身边的事,吃饭,睡觉,学习,拉臭臭。没有目标的走好脚下的路,一步一步,深深烙印。等到你我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也就展翅高飞了。我们就会像一束蓝色的光,一束接着又一束。我希望,那光,是蓝色的。在城市上空,久久的,不熄灭。



从前,现在,过去了不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掀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一生所爱》



听着来自城市的一首首苦情歌,点亮手机,才发现,我喜欢的城市,只是在手机壁纸里。

笠沉

记录生活 分享点滴

微信公众号ID : lichen939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