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草木花朵

古大姗2018-06-14 11:49:48

· · ·


吐核儿


小学时期,我与弟弟在舅舅家住过几年。


舅舅家种着好几棵果树,都已有些年头。苹果树,桃树,李子树,梨树,枇杷树,房前屋后,到果子成熟时,红的,绿的,紫的,黄的,挂在树上,喜气洋洋。


我喜欢爬上树,挑个儿最大颜色最鲜的果子,坐在树上慢慢儿地吃。吃剩的核就被我一口吐出去,吐得高高的,远远儿的。


有时候,我也和弟弟一起盘踞在树上,相互比试着谁吐的核更远。倘使我赢了,弟弟总要立刻摘下一个果子,用最快的速度把它消灭掉,然后叫着,让我睁大眼睛看好,他要再吐一次,他又输了。


我双手抱着树,顺着树干滑下,或者直接从树上跳下,把他刚刚输的证据捡起来,举过头顶,飞快地跑,放肆地笑。

 




板栗

板栗出来时,我最喜欢的活动便是捡板栗。舅舅家有许多果树,但没有板栗树。



我的二爷爷家门后倒有三棵板栗树。两棵大的,已经有些老了。一棵小的,枝干只有我那时的大腿粗,但也长胞子,也结果实。


板栗的季节,我常常起得很早,往往舅舅舅母刚起床准备猪食,我就出门了。我喜欢叫上弟弟,但他多数时候不愿在早上和我同去,他选择睡觉,他起不来。


这样,天儿刚亮,二爷爷家的屋后面就有我小小一只身影。我的小棒挥舞,在露水还未退去的草丛里,树叶堆里。我的眼睛那时还没近视,看东西还很清晰,即便是把这三棵树所能覆盖的区域全部一寸一寸地搜罗一遍,也不会感到酸涩、疲乏。现在我已经完全忘记了那种视物清晰彻底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很可能再找不回来了。


我每天都能满载而归,把身上大大小小的衣兜,塞得满满当当。每次我带回去的板栗,舅母会煮在饭里。或者,一颗一颗轻轻咬破,放在灶里烤至炸裂,香气席卷而来,用我们那儿的话说:


“香得碰鼻子”。


比起捡板栗的劲头,我并不算十分喜欢吃板栗,我总只吃四五颗,就放下了。


我早早地去捡露水里拾板栗,只是迷恋在草丛堆里,在落叶底下发现它们,并将它们尽数收入囊中的感觉。意料之中的,又实在很突然,这样的感觉很玄妙,足够令我全神贯注,心满意足。

 


 

耳朵花


我们上学的路上,生长着一种可以吃的花儿,猫耳朵花。


猫耳朵花大约开放在秋天,那时我们穿着两件衣衫。她长在我们上学的路上,一个涵洞上方的石壁上,不算太高,从旁边的土坡上去,依附着树根藤蔓,完全可以采摘得到。


猫耳朵花长得确实很像小猫的耳朵心儿,小小的,花瓣各自分开,多为五瓣。未完全开放时,与喇叭花的形状有些相似,花瓣紧挨这,围成一个小圈。自花心由黄色渐至橘红。猫耳朵花的喇叭口中,总酝酿着浅浅几滴汁液,被花色浸出淡淡的黄。


我们不知道是谁最先发现猫耳朵花的味道,好像我们生来就知道,我们看见她就知道。她的甜的,微微有些香腻的气味,刺激着我们的味蕾,激发了我们对于吃的想象。


猫耳朵花最好,要在早上取用。经过一夜地贮存,冷秋的冰镇,露水还附着花瓣,娇嫩,像新鲜的少女。


清晨的猫耳朵花放在嘴里,冰冰凉凉,香甜细腻。你大可不必用牙齿咀嚼,只用舌头和上腭轻轻挤压,那沁凉的花汁就会滑进你的咽喉,怡人的香气开始游走,充盈你的口鼻。你可能会有一丝丝醉迷,麻酥酥,直灌头皮。

 



捉蛇


我们有许多自己挣零花钱的途径。摘桐子,割黄蒿,挖五叶果果,应季而变。


捉蛇,也是其一。


我并不敢捉蛇,弟弟也不敢,但有了超哥哥,我们就都壮了胆子。蛇出没的时节,超哥哥手上总备着一根木棒,不管上学,还是放牛。他的那根木棒,顶端刚好留下两枝丫的分叉,超哥哥说,这个小叉叉就可以把蛇制住,叫它抬不起头,有牙也使不上劲。超哥哥那时也才念五年级,倒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超哥哥不让我和弟弟直接捉有毒的蛇,比如青竹飚,菜花蛇,银线蛇,土狗儿蛇。他唯一放心地只有黑蛇,那是没什么毒性的。遇到毒蛇,超哥哥招呼我和弟弟远些看,等他把头控制住了,我们再去把蛇捉起来,放进麻袋里。卖的蛇是不能打伤的。


我们那时行为有些坏。除了捉蛇去卖,也会把遇上的,卖不上价钱的蛇活活打死。我们遇到过一条正在进食的蛇,土狗儿蛇,它当时在路边的草丛里吞食一只癞蛤蟆,我们看见了癞蛤蟆还露在外面的半个身子。


超哥哥让我们停下蹲守。


“等着,它吃饱了跑不动。我们看看这吃下去的癞蛤蟆是个什么样。”


我们就这么等着,等到那条土狗儿蛇完全把癞蛤蟆吞进去。超哥哥并不急着动手,他用石头挑逗那条身子鼓起一个大包的蛇,我和弟弟也参与其中。那蛇真的跑不快了,它任由我们的石头砸在它的身上。超哥哥找来一个大石块,朝着那个鼓起的大包猛力掷去,蛇的身上露出好大一道口子,蛇已经不能逃跑了,它把身子卷成一个一个的圈,好像很痛很痛。


超哥哥终于把刚刚丧命的癞蛤蟆取出来了,我跑得远远的,觉得有些恶心。


不过后来,我们照旧,把蛇的尸体放在路边,打烂的一半藏在草丛,完好的一半露在外面。我们找到一个隐蔽的藏身处,观察过路人的反应,在背地里嘿嘿地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