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春花烂漫

三联节气2018-02-18 18:44:30


“樱桃谢了梨花发, 红白相催。燕子归来,几度香风绿户开。”




| 东风第一枝:迎春 |



“幸与松筠相近栽,不随桃李一时开。杏园岂敢妨君去,未有花时且看来。”


将迎春与松竹并论,开花之早,桃李不可企及,“未有花时”迎春已然绽放,或者古人不该称之为“迎春”,改名为“送冬”更贴切些——迎春与梅花、水仙、山茶并称为“雪中四友”。



| 婷婷白玉兰 |



白居易说玉兰“素艳风吹腻粉开”,是一种脂粉气。刘长卿眼里,则是另一种境界:“色空荣落处,香醉往来人”——以色空醉人,玉兰是以幽香染人的。


紫玉兰,辛夷花,与白玉兰截然相反,紫粉笔含尖火焰,如同春风中高举的火炬。李渔说它“名有余而实不足”,而王维诗“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虽有脂粉气,寂静中也自有雅致。



| 兰蔓二月春 |



二月兰每年都静静地在那里开花。,精心妆点着春意——不需与那些桃樱李争艳,只在边缘,只顾开自己的花。每一朵都是那样的单薄,只需细茎两三枝,便可绽开花舌。一年年,星星点点,慢慢就蔓延在一起,变成了一片静谧的红紫。



| 暖风迟日杏花肥 |



“墙头丹杏雨余花,门外绿杨风后絮。朝云信断知何处。”


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霏霏雾雨杏花天。杏花先开于桃李,杏腮轻粉日催红,池面绿罗风卷皱,春色便都被唤醒,杏花烟雨因此是最美的意境。



| 桃之夭夭 |



春色无限,源自桃花招摇。桃李称为群芳领袖,而桃之夭夭,美在娇羞妩媚,娇红中自有风情万种,春光无限由她招摇而来——深红浅白,无言忽笑,斗尽铅华半无力。烟脸嫩雾鬟斜,肠断东风客。燕子欲来还去,满地愁狼藉。芳姿难得,韶光一片,嘱付东君再三惜。



| 风香露重梨花湿 |



梨花是早春的几种木本花之一,与桃花相继开放,所谓“樱桃谢了梨花发, 红白相催。燕子归来,几度香风绿户开。”


梨花色纯白,南朝萧子显《燕歌行》以雪形容梨花的白:“洛阳梨花落如雪,河边细草细如茵。” 春寒料峭,一树白梨高植山中,香远益清,比起“依旧笑春风”的粉面桃花,来得更加清新脱俗,正是“艳静如笼月,香寒未逐风。桃花徒照地,终被笑妖红。”



| 无力海棠风淡荡 |



“海棠偷暖,还似去年风景。”海棠多红深红浅,所谓半含朝雨,点滴燕脂难匀遍。四种海棠中,西府海棠为上品,应其花开如胭脂色,风吹即变成粉白,无一种海棠如它娇柔,亦无一种海棠能及它之古雅。此花之含蓄,真是嫣然一笑百媚生。



| 樱花杨柳雨凄凄 |




“晓觉笼烟重,春深染雪轻。静应留得蝶,繁欲不胜莺。影乱晨飙急,香多夜雨晴。似将千万恨,西北为卿卿。”樱花一经开放,鲜葩素辉,雪莹满枝,一下子灿烂如荼。李商隐诗:“流莺舞蝶两相期,不取花芳正结时。他日未开今日谢,嘉辰长短是灿差。”



| 田无一垛不黄花 |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油菜花,别名芸薹。油菜花四片花瓣,整齐地围绕着花蕊,朴实个性。花瓣十分精致,有细细的纹路。从南到北,油菜花的花期从一月到八月次第展开。杨万里有诗: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三联节气”公众号



专注传统文化 倡导生活美学

官方微博:@三联生活节气


下载阅读Ipad电子杂志

请移步App Store或安卓商城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