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谈瀛洲:孙良的花鸟画,花不必名花,树不必名木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人间花事: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作者:谈瀛洲 著;孙良 图

ISBN: 978-7-5407-8188-0

出版时间: 漓江出版社2018年1月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进入当当购买链接


谈瀛洲:孙良的花鸟画,花不必名花,树不必名木



(本文摘自《人间花事》)

中国书画的优秀作品有一个特点,就是让你看了,会油然产生一种欢喜之情。当然,事后我们可以去分析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感,但这些都是理性的过程了;首先,我们必须有这种直观的感受。

“移情”,在中国是关于艺术功能的一种古已有之的说法了,也就是说,艺术作品要能打动人的情感,影响人的精神状态。不但音乐如此,文学如此,绘画和书法作品也当如此。

我觉得,不能达到这一效果的,不管书画家的名头如何大,不管他的作品在拍卖会上能卖到几位数,都不能算是好作品。


孙良最近举办了两次花鸟画展,他的作品就在我身上产生了这种效果。

他的画,介于写意与工笔之间,有纯用墨的,有纯用彩的,也有墨彩兼用的。有画名花的,如梅、兰、牡丹、荷花、海棠、鸢尾的,也有画不知名的野草、野花、野菜、野果的。

孙良所画的那些微贱的植物,特别让我感动。他在“花卉系列·水墨纸本”中的一幅上题道:

写道边墙角随意生长野草闲花,虽不在众人视野,真也是别有姿色。自古文人多喜君子之卉,恐是不会在意散漫于野地无名之物。只是今天我等更愿似这花这草,自生自灭。

这一系列的几幅画,画的都是路边无名的野花野草,都画在孙良特别定制的麻纸上,里面还看得到一绺一绺的麻纤维,给人以一种特别朴素的质感。他的许多花鸟画就画在这种纸上。他因为本来就有深厚的西画功力,所以画中的国画色彩更为鲜活微妙。尤其是这种特别的纸质带来的色彩的晕散,在刹那间给人以植物花草在明艳阳光下光影闪烁的幻觉,从而达到了神奇的效果。

中国古代的花鸟画,有“黄家富贵,徐家野逸”这两种不同风格的说法。黄指的是由后蜀入宋的宫廷画家黄筌,“给事禁中,多写禁所有珍禽瑞鸟,奇花怪石”;而徐指的是南唐画家徐熙,他是“江南处士,志节高迈,放达不羁,多状江湖所有”,所画多为“凫雁鹭鸶,蒲藻虾鱼,丛艳折枝,园蔬药苗”(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孙良的花鸟画作,我认为便是属于“野逸”的那种风格。他的画中,包含了一种对最细微生命的美丽、力量与价值的肯定。

 

我手头还有孙良纯用墨画的一幅野菜,虽只寥寥数笔,已显现出了它细小却完美的结构,表现出了它旺盛的生机。用墨的水平,是最能显出一个书画家功力的,最关键的,是要做到“气韵生动”这四个字,能做到这一点,就能让人油然生出对艺术家作品的欢喜之情了。

中国人从骨子里喜爱黑色的墨写到白色的纸上的那种感觉。这种喜爱,经过中国文人与书画家两千年的用墨写墨,我觉得已进入到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里去了,在一定时候就会“发作”。比如我中年以前很少接触书法、国画,但到中年以后却忽然对书法、国画乃至笔墨纸砚,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人们一般认为文化的东西不能遗传,但这却跟我的许多观察相反。

孙良年轻时最早学的是国画。后来他虽然以西画成名,但中国书画的练习他一直没放弃过。我想,大概就是前面所说的“文化基因”的发作,使他在画了三十年的西画后,又回到了国画吧。

 

在中国文化与艺术发展的悠久历程中,各种花木因为与先哲、文人、隐士等之间的偶然联系而被人格化,被赋予了种种道德与象征的意义。

比如在一本古代的种花书中,在关于树木的部分,松、柏往往会居首,而这不外乎是因为孔老夫子说过一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而在果木之中,梅常居第一,不外乎是因为历代文人的称赏,尤其是隐士林和靖“梅妻鹤子”的传说;而在宿根花卉中,兰、菊总是最受重视,兰花当然是因为屈原写过“余既滋兰以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的句子;而菊花呢,则是因为陶渊明的爱好。

因此,花木世界也与人类社会一样,形成了一种等级秩序。当然,这种等级秩序是人为的,在自然中并不存在。大自然对一切生物都一视同仁,每一样生物都是造物的奇迹。

在中国传统的翎毛草虫花卉画中,我认为存在着中国人对大自然中活泼泼的生机的领悟、欣赏与体认。在文艺复兴时期尼德兰画家们所画的叶子上面,爬有昆虫甚至还有破洞的细致入微的瓶花静物画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精神,但是这一点在中国千百年的绘画史中表现得特别长久与明显。

在孙良的花鸟画中,花不必名花,树不必名木,有时是和煦春日下欣欣然开放的一株野花,有时又是隆冬时尚留在枝头的一些不堪食用的野果子,但他的笔墨中对这些微贱生物的内在生命力,都充满了欣赏与喜悦之情。而这种欣赏与喜悦之情从他的笔墨中洋溢出来,也感染了观画者。


活动安排

时间3月31日(周六)下午2:00-4:00

地点思南文学之家(复兴中路505号)

主题植物与都市闲情

            ——谈瀛洲与他的《人间花事》


嘉宾谈瀛洲、孙良、盛韵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