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王油沣:用多肉打造“小世界”,让花草讲故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新农人”被定义为是在互联网和电商时代崛起的新农民群体。与中国传统农民不同,他们主动选择土地,却不再被土地束缚;同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却不再充满悲情。

  当前,越来越多的“新农人”涌现于玉环,他们当中不乏城市青年、返乡高学历人士、成功经商人士和回乡的青年农民。他们用新理念、新技术,讲诉土地的故事,演绎着中国农村现代化的希望。

  但同时,他们也需应对国家和社会转型带来种种挑战,尤其是直面传统农业剧变的震荡和传统农村迭代的不适。幸运的是,农村的生命力远远超出想象,对于怀揣梦想的“新农人”而言,坚守和用心将是抵挡一切的最好良方。

  从杭州到玉环,从办公室到田间大棚,从室内设计师到多肉达人,4年时间,28岁的王油沣逐渐成为别人口中“帅气”的多肉老板,其种植的多肉也从小打小闹的几十株、几百株,扩大到现在的百余亩、上万个品种类型。

  这中间并非没有困难。

  一开始,面对摆满整个阳台的多肉,他觉得“壮观”,然而,当他面对整个大棚的多肉时,他不再仅仅只是一个多肉爱好者,他既要享受其中,又必须摸索出运作好一项事业的办法。

  幸运的是,他得到了身边人不断的鼓励。

  本就农民出身的父亲帮他搭大棚,亲戚朋友给他拍照发朋友圈,女朋友帮着经营网店,而他则带着自己的多肉,登上大大小小的创业舞台。

  2015年,王油沣的创业项目在玉环团市委举办的创业大赛中脱颖而出,后又先后在市级、省级、国家级的创业大赛上屡次获奖,“欢肉多”这个名字也随之被大家熟知。

  几年下来,他已经拥有了一批忠实的拥趸,上限5000个好友的微信几近爆满。在朋友圈里分享多肉美图,回复每一个人的留言,成了他每一天必须要完成的工作。

  回到创业之始,他说,对于“养多肉能不能赚钱”的问题,自己起初并没有把握,只是单纯地想把这件事情做好,“虽然一切得重新开始,但我铁定乐在其中”。


干农业必须慢下来

  新青年:一开始是怎么接触到多肉这个行业的?

  王油沣:最早是在2012年,在网络上看到多肉的照片,觉得很新鲜,然后听说它的叶片拔下来就可以发芽长出新的,就打算在自家阳台尝试种种看。从一开始的一知半解,到后来兴趣渐浓,最后是被深深吸引。特别我心情烦躁或工作疲惫的时候,走过去看一眼或摆弄一下多肉植物,我的心就会安静下来。2014年,我从设计公司出来,开始大规模种植多肉。那时候,玉环还没有人种植这个东西,周围的邻居、亲朋好友觉得新奇,经常会跑过来拍照、发朋友圈。

  新青年:从设计师跨界到多肉种植,其实是相当于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行业,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王油沣:最艰难还是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大概是2014年7月份,最热的时候,我和父亲两个人搭大棚,整天就站在田里,晒得和黑炭一样。因为技术不到家,棚内通风不畅,刚有起势的多肉被闷死了一大片。2015年刮台风,整个大棚被水淹了,还有2016年的寒潮——好像是一二月份,零下5度,我连着好几晚通宵,给大棚加温。 

  新青年:中间有没有想过放弃?

  王油沣:也有过动摇,特别是刚开始死了一大片的时候,因为刚起步、投入比较大,花了很多心思,一下子就没了,说真的,其实是蛮受打击的,想过要不就算了。但家里人一直鼓励我,慢慢也就坚持下来了。现在回过头去看,觉得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一件事如果不持之以恒地做下去,是没有办法做好的。当然,我的心态还是比较好的,干农业必须要慢下来,因为回报没有那么快,急也没什么用。


让多肉讲故事

  新青年:当初是怎么想到种植小品种多肉的?

  王油沣:一直以来大家都喜欢大品种多肉,越大越喜欢,市面上小品种的几乎没有,对我来说,这反而是一个商机。小品种多肉有它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一方面,从审美的角度来说,小的东西,往往越精致、越可爱,足够抓人眼球;另一方面,它小,不占地方,适合做主题性的创意产品。“奶奶的玻璃花房”就是我打造的其中一个主题性微缩景观,用迷你多肉以及桌椅、橱柜等小物件,模拟了现实中奶奶家花房的样子,整个大小大概只有0.25平方米,一个鸡蛋的大小等同于一粒米。

  新青年:景观设计专业出身,为你从事这一行带来了哪些优势?

  王油沣:大家印象中,传统的多肉就是一株植物搭配一个塑料盆,也不考虑多肉与盆器如何搭配、造型如何设计更具美感。学过景观设计的话,可能在多肉的摆放、造型上面会更讲究点,对美有一定的敏感度。一株多肉,有千千万万种的盆器可供搭配,但再微小的细节,比如盆器口径大小、花纹图案,都可能会影响整体视觉效果。如何将一株多肉的美发挥到极致、如何让盆器与植物本身相得益彰,这些都是我需要不断去思考的东西。经常有客人和我打趣说,你这个搭配很微妙,我自己去配,就找不到那种感觉,这可能也是“欢肉多”区别于市场上其它多肉产品的原因之一。

  新青年:你最希望从顾客口中听到的评价是什么?

  王油沣:应该是“哇,你这个多肉真好看”。当有人说“好看”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珍藏的东西被人喜欢、被人认可了,坚持下去的动力也往往来于此。有个客人,她是办鞋厂的,平时工作很忙、压力也很大,经常会来我这里淘一些好玩、好看的小玩意来舒缓心情,我们就坐在这里聊天,交流多肉养护经验。

  新青年:养多肉、做手工,这些都是很需要耐心的事情,所以暖男的一面,在你性格中是不是表现得更为明显一点?

  王油沣:暖不暖还有待检验,但耐心还是有的。虽然说多肉是一个懒人植物,但你看我这里大大小小摆了一屋子,不要说浇水,光一圈看下来,就要花掉不少时间。平时我呆在这里,整理下东西、想想这几盆多肉怎么设计、再做个花盆,时间就“梭梭”地过去了。我本身性格也比较内向,所以我是蛮享受这个过程的。

  新青年:你刚开始用的不是“欢肉多”这个名字?

  王油沣:对,刚开始不叫“欢肉多”。早前我们去注册品牌商标,发现名字已经被人抢注了,但因为品牌意识不强,也就没在意。直到有一次去北京参加比赛,遇到一个律师刚好也是玩多肉的,跟他深聊后才发现品牌商标的重要性,回来后就注册了现在这个名字。因为我们的多肉在产品和品质上存在独有的优势,复制性不强,所以老顾客对目前新品牌接受度也比较高。

  把下地干活变得好玩

  新青年:为什么把自己的工作室定义为文创园?

  王油沣:多肉主题创意工作室、大棚培育基地、多肉精品展示区这些都是文创园的一部分,我们现在也不仅仅局限于多肉文化创意、多肉产品销售这一块,还包括水果采摘、陶艺教学等等。特别是陶艺这一块,我们与政府机关、学校合作,采用线下授课、线上交流的形式,面向学生、家长。所以从整体上来看,是带有主题性农场的感觉,偏向于文创园。

  新青年:在大家长久以来的印象中,农民从事的都是重体力劳动,很辛苦、很累,你小时候有没有想过长大以后坚决不像父亲一样当一个农民?

  王油沣:我小时候跟着父亲下过田、也割过稻子,但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后来长大了一些,看到一些上了年纪的农民伯伯顶着大太阳,弓着身子在田里干活,对“辛苦”两字才有了切身体会。当然,90后从事农业、当农民并没有什么不好,本身我们这一代接触到的东西多、看事物的角度也不同,我们有责任和能力去接好这一棒。也正因为我们知道劳作的辛苦,才想着去改变、去创新,希望让现代农业变得更加有趣,被更多年轻人人接受。

  新青年:你是如何理解新农人这个“新”字的?

  王油沣:对我来说,“新”就意味着创新,赋予多肉文化内涵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创新。拿“奶奶的玻璃花房”来说,如果直接说这是花房,大家是没有感觉的,当你加上“奶奶”两个字,对方的情感体验就会变得不一样。所以这是一个文化赋值的过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文化提升了产品的价值。

  新青年:你觉得新、老农人身上有哪些特质是相同的?哪些是不同的?

  王油沣:艰苦耐劳应该是两辈人共同的特性,无论在哪个行业里,必须都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要说区别的话,我们这一代受过很好的教育,在理念上会更加超前,更加容易接受新事物。我们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把新的东西融入到老的东西里面去,怎么样让下地干活这件事变得更好玩。因为一旦变得好玩,就会有更多的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加入到我们当中来,当然这个过程是漫长而枯燥的。


  【张勤翔/文姚真/摄】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