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为了求关注,植物们的名字一个比一个清奇

植物私塾2018-05-20 12:47:26

编者注:探究植物的名字是很有意思的事。同一种植物,叫了这个名字,和叫了那个名字,效果是不一样的。比如,紫云英别名翘摇,苜蓿别名怀风,龙胆别名陵游,车前草别名芣苢,单单就字来看,后者就比前者更有值得深思的妙意。看吧,植物的名字果真是有魔力的。想见识植物名字的更多魔力吗?往下读。



为了求关注,植物们真是操碎了心,名字一个比一个清奇,誓要做到:名不惊人死不休。刘寄奴、马先蒿,让人不禁花痴王维孟浩然的眉眼,身材不一定高大,但风采好。


婆婆纳

独活,是清高不流俗的男人。王不留行,草中太白,天子呼来不上船。别看名字这么傲娇,特立独行,其实是一株耐干旱耐瘠薄的石竹科小草,常见的田间杂草。


远志的性别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男。据说原名叫大胆,精通医理的妻子让丈夫考前服之,果然高中,遂改名远志。后来与东晋谢安扯上了关系。“隐于山中时叫远志,出山后就只能叫小草了。”谢安被激发,东山再起,一棵小草成就了一代名相。


青葙

当归。当年给此药命名的人,是天下特有的情种,最是难耐相思苦,心心念念,都是归去。


紫云英是《山河入梦》里的姚佩佩,扎着两条辫子。桃金娘、看麦娘都是母亲辈的,有娘香。阿拉伯婆婆纳是拿顶针缝衣的奶奶。落新妇,刚娶进门,洗手做羹汤。杜英、杜若,英姿飒爽,是金大侠家的。马兰是余秋雨夫人,唱黄梅戏的。胡枝子,听上去是日本女人,果然在日本遍布。


紫云英

喜欢扎堆爱热闹攀比的是:一串红、二悬铃木、四照花、六月雪、七里香、九重葛、十大功劳。不够吗?还有,百日红,千金藤,万年青。


红蓼

动物开会系列:马缨丹、鸡矢藤、老虎刺、牛繁缕、羊踯躅、鼠尾草、鱼腥草、凤眼莲、鸡眼草、猪秧秧、凤凰木,蝴蝶兰……


不是亲妈生的系列:狗牙根,鸡屎藤,猪屎豆、狼尾草、鬼针刺。有些名字透着仙气和霸气,一听就想跪拜:头顶一颗珠,江边一碗水,七叶一枝花,文王一支笔。


射干

青葙、荭蓼、结香、泽漆、繁缕、连翘、景天它们都自带静谧、欢愉、冥想的气息。羽衣甘蓝,听上去是不是很高大上?其实就是换个颜色的大白菜。


合欢

还有剪秋罗、素馨、云实、麦冬、深山含笑,好有内涵的样子啊。射干又是什么鬼,“射”,读ye,干念第四声,夜干?合欢一脸娇羞说,要优雅不要污。


交让木,没听说过吧,我也是偶然才看到,长绿小乔木,长情,不变心。但我偏爱会变色的树。没办法,爱坏蛋甚于爱闷蛋。比如松柏,永远那副喜怒不惊的泰然,神经迟钝,讨厌。


无尽夏

无尽夏,绣球花之一款,三个字,妥妥的秒杀所有文青。博落回,名字很流比,但一无是处,人见人厌,猪见猪嫌。至于列当、漏芦、雨久、阴行、豨莶,只能说它们的爹妈太有文化了。


钩吻像古龙笔下的兵器,其实是断肠草。钩,伸出来,走近你,引诱你,然后亲吻,给你甜蜜的芬芳,最后,肠断心碎----仿佛就是某些爱情的路径,甜蜜、有毒。若是你,明知道断肠草有毒,你会去尝吗?如果是钩吻,我就会。


看麦娘

苤苢、蘩、芄兰、荇、荼、葑苁、蓼、胡荽、荏……它们害怕这世界的喧嚣,躲进《现代汉语词典》里,不太肯出来了。


还有一种植物命名叫做花卉市场命名法,为了讨喜和吉利,什么发财树、幸福树、鸿运果、富贵竹、金钱树,一股浓浓的暴发户气息,无疑是商家穿凿附会瞎取名。


比起园林栽培的花草名字,更喜欢野花野草的原生名字,嗯,请叫我野党派。它们住在泛黄的古书卷里,等待认领。一个一个名字,随兴搅一搅,就得到行云流水般的花间词、七绝唐诗。


蔷薇

植物名字听着好听,要让它们各就各位,是件很烧脑的事。举个栗子,蔷薇科这家族很复杂,单单高挑的桃李杏梅就把我们砸晕,还有初夏的七姐妹来添乱,还有野蔷薇,绣线菊。绣线菊呢,不仅有粉花绣线菊,还有金山绣线菊。光粉花绣线菊又有很多坑,因为它会变异。


还是那句万能托辞,又不是植物学家,分那么清干什么。能说出大概,已经可以蒙骗人民群众了。很多爹妈给宝宝取名,想到诗经楚辞:男诗经,女楚辞,用的基本上是植物名。难怪孔圣人教诲,要多识鸟兽草木名字,原来真是装逼利器。


装逼开始……


注:本文转载自西窗的公众号——忘言录。赏植物、侃古人、写影评、聊文化,她都在行,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前往一探。




植物私塾

全国自然教育论坛发起机构之一

第二、四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承办方


中国原创自媒体联盟文艺连萌成员

文艺连萌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投稿请投至邮箱zhiwusishu@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