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草木有情怀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人们常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说的是人是有情感的。其实草木也是有情怀的,只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被人们忽视了。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这些草木,尤其是山野里的那些不知名的草木。去外地出差,在中午休息的间隙,别人忙着逛超市、商店,我却忙着找一个城市里的花卉市场或者旧书店。当然,在一个大城市要找到这些地方,有时也并不容易。我先是用手机在百度上搜,然后再根据远近,或步行或坐公交车去,当然有时很顺利地找到了,有时却也费了很大的周折才能找到。到了花卉市场,我先是一一看过去,找到自己喜欢的,价钱合适的,甚至是方便携带的,才会下决心买下来。上次去省城兰州学习,我利用两个中午休息的时间,先后去了广武门花卉市场和滩尖子花卉市场,分别从两个市场购买了两小盆小叶紫檀,在学习结束后,专门乘坐大轿子一路带了回来。许多人不理解,说那么远的路带两盆花脑子坏了,也有人说咱们这里也有卖的,为什么要在那么远的地方买了带回来,甚至有人怀疑说能栽活吗?其实,他们都不懂。当然当地也有卖的,可价钱上高了许多,在当地买一盆在外地能买两盆,也有人说网上也可以买到,但是网上买到的有时并不是自己喜欢的,或者说称心的,在外地买的都是自己经过仔细挑选的、比较满意的。如今我带回来的那两小盆小叶紫檀被我换盆后正在我家的窗台上碧绿的生长着,每每看到它,我的心里就对自己说,草木是有情怀的,它不会辜负我的。


当然,这是对名贵草木的情怀,对那些更不起眼的草木,我也会投入更大的关注。在我的家乡有一种草叫地茭茭草,很不起眼,可是它有着独特的气味,夏天时人们往往把它采回来泡茶喝,具有清热解渴的功能。我多次想采一些回来,栽在花盆里,这样我随时都能闻到它独特的清香,看到它的样子,甚至可以抚摸到它的叶脉。可是许多次都不能如愿,因为在我的家乡唯有一处山坡上有这种地茭茭草,有时回去了却没有机会去那面山坡,或者是因为时间紧,或者是因为季节的问题,总是不能如愿。


后来和弟弟无意间说起此事,弟弟说他工作的乡镇那边这种草多的是。过了几天弟弟打电话给我,说他给我采挖了一些并带了回来,尽管已是初冬了,我还是赶快找来花盆栽了下去,说真的它的枝叶都有些干枯了,但是我还是很认真地栽了一盆。一股早年熟悉的味道一下子在房间里散开了,我使劲地嗅着这种好多年都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好像又一次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故乡一样。弟弟说今年有些迟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栽活,如果不行明年开春了给你再挖一些,我说我相信草木是有情怀的,只要你用心去对待它们,它们是会用自己的绿色回报你的。


原来我在家里养花也总是去花卉市场上买,后来在网上发现,山野里有很多可以利用的草木,只要你有眼光、会发现、能培养,也可以培养出很好的盆景,甚至有些根本就不需要你培养,大自然早就为你培养好了盆景,只等着你去发现,去找寻罢了。渐渐地我也爱上盆景,而且在我们这里尽管没有什么名贵的草木,但普通的草木只要你用心,也可以培养出很好看的盆景。比如我们这里随处可见的枸杞子、榆树、松树、柏树等等都是上好的盆栽材料。我现在下乡或者到山野里去,关注更多的是那些生长在乡野的草木,看它们的形状怎么样,是否可以当成盆景来培养,一旦遇到合适的,我总会千方百计地把它们采挖回来,然后找一个盆栽下去,等待它们成活和成型,因为我始终相信,草木也是有情怀的,和人一样。


一天早晨坐公交车去南站办事,无意间发现南站旁边的公路上正有人挖坑栽树。尽管是深冬了,他们仍然在栽树,让我不解的同时,我也发现原来栽的一些不知道什么树也一同被挖掉了,可能是不好看,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我很想去看一看,但无奈办事要紧。等我把事办完回到北区,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些被挖的树木,为此又专门坐公交车去了南站,等到我第二次去时,栽树的人已走了,只留下一些已栽好的树、挖好的坑和早已挖出来的树木。挖出来的树木有的还好,估计还能栽活,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很大一部分根已经干了,成活的可能性很小了。我从中选了几棵,一些我能认出来是迎春花,还有一些由于叶子早就落尽了,不知道是什么树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剪取多余的枝条,准备带回来看能否栽活。


我提着几棵树根乘公交车回来,一路上人们都投来好奇的目光,总是看看我手里提的树根,又在我的脸上看看。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甚至有人肯定会在心里骂我脑子不正常,其实他们根本不懂我的心。那些在深冬被挖出来的树木,如果没有人带它们回去的话,用不了两天,它们必死无疑,它们的最终下场也只能是被遗异或者当成了柴禾。也许我没有办法把它们全部带回来,但至少我可以带几棵我自己喜欢的回来,也许能栽活它们,也许我同样挽救不了它们的生命,但至少我努力了,心安了。也许,别人都会笑我太痴情了,其实,谁解草木一颗心。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