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我的养植黑历史 | 花友分享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BGM:陈奕迅 - 呀边个边个


对于养花,你们有黑历史吗?我能抖出一箩筐黑历史,而且现在,仍在黑历史中,不过也不要紧,黑历史也是经验不是么?反面教材它也是教材。期待你们分享你的种植黑历史~



往事开心回首 -


关注公众号有段时间了。看到今天都是各种高手,羡慕的同时也会时时想到自己养植的黑历史。

 

小时候邻居家要点凤仙花鸡冠花大丽花这些不算。正经八百养花,那是指养在花盆里的那些。说是养花,其实基本都是草,开花的没几个,管它花花草草,都是植物,还是统称养植吧。若论我的养植,那真可谓血泪史,因为养死了太多的植物,如今想起那些年我的那些花来还是怅然。

 

最早开始养花,已经工作,住集体宿舍。有一个姑娘和我一样算是常住人口。这姑娘有一双极大的眼睛极长的睫毛,写的一手特别刚劲有力的好字。算起来,还是在流行交笔友的年代我就认识她了,是我同学的同学的同学。只是我们认识虽久,同在一个屋檐下,不同房间,连话都少说。她是一个爱种花的姑娘。记忆中她房间的桌上有一个文竹的盆景,小小假山,还有一座小小的假桥假亭子,文竹点缀在一侧,很有文人意趣。那时就是两字,仰慕。不管怎么说,多少还是受她影响,开始了我的养植。


我的小小文竹


第一盆花,冬天,水仙。地摊上买的削好的球球,没有花盆,找了一好看的吃饭的碗,装一点水,球球放在里面。从前的冬天很冷,宿舍里没空调,院子虽不小,但外面太冷,不能放到外面,又在底楼,一天里基本晒不到太阳。这盆水仙叶子徒长,很长很长,颜色是淡绿色透明的,后来长的要倒伏,找一根红绳子把它绑在另一张没人睡的床的床腿。就这样,居然还开出花来,满房间的香味,那段时间颇为自得,第一次养的花开花了,虽然我除了倒了点水,绑了绳子也没干过别的。


水仙花


第二盆花,是舍友的花盆里掉下来的一片玉树叶子,她扔了,我捡起来了,还买了个很小的花盆,她教我就用叶子插在土里,后来就这一片叶子居然慢慢长慢慢长,长成好大一棵玉树,当然是好几年的功夫啦。家里后来好几大缸的玉树我都疑心是那片叶子的子孙。


迷你玉树


迷你玉树


接着就是吊兰。应该也是舍友剪给我的。这样,我有了一小盆玉树和一盆最普通的吊兰,既不是金边也不是金心,都是那种紫砂的盆。自觉这两盆植物颜值颇高,每天观察,看到长出新叶子,很有成就感。


办公室的吊兰


入门入的如此容易,我的心就渐渐大了。先是买了一盆白色马蹄莲,花朵虽不大却很多。有次周末要回去,深怕它土太干,用一搪瓷盆装水,再把花盆放进去,自以为这样可以持续湿润不至于太干了,等周末过完,回到宿舍一看,叶子都烂了。伤心。

 

后来不住集体宿舍了。爸妈买的一房子,在我一再保证清洁的前提下老妈同意我入住。房子在三楼,这次阳光充足了,也不是冬天,添了虎皮兰,橡皮树。阳光太好,虎皮兰橡皮树的盆里总是很干很干,深怕它们干着渴着,总是浇水浇水,慢慢的橡皮树叶子越来越少,虎皮兰叶子好像东倒西歪,轻轻一拉,整个拔起来了,原来早已经腐烂。

 

再后来搬家了。地方大了,意味着可以养植的地方大了。从此买个不停。鼎盛时期阳台、三面防盗窗台上、客厅卫生间书房都有植物,常见的文竹吊兰玉树鸭跖草自然必不可少。绿萝巴西木散尾葵凤梨肾蕨小叶榕树各种各样,夏天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浇水还得浇上一会。从别人那里弄了几盆秋海棠,从家里院子里挖的红花酢浆草。淡绿色超文艺的花盆,配上满盆的小小红花,放在客厅茶几的一角,阳光穿过窗户,照在这一角,捧一本书,听一点音乐,喝一点东西,真是岁月静好。可惜没过几天,就红颜憔悴直至整盆烂光。 

 

倒是搬家时一直扔在和邻居相邻那一侧的窗台上的仙人掌,从来不理不问,长的特别欣欣向荣,每年都在不经意的时候开了花,极其艳丽的黄色花朵,满盆都是。人生很多事情也是这样吧,越是在意就越是不容易把握。

 

最早买了一个小小的盆景,小叶榕树,椭圆形,深棕色的,浅浅的盆,有点像水仙的盆,放在进门换鞋的鞋柜上,没有太阳,叶子渐渐掉光了,最后只留下那个盆,后来被我妈种了兰花,挤的密密麻麻,堪称爆盆。


小叶榕树继任兰花


肾蕨放在浴室一角,长的甚为繁盛,很快一盆就密密麻麻了,总觉得花盆里头太挤了,叶子上面总感觉好像有小结节,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终于还是带回家种在院子里了。


如今的肾蕨


盆景养不来,直接换一缸(从前乡下水缸的材质)佛肚竹。咱家就有一大竹林,爷爷去世的早,多亏了这个竹林,奶奶才把六个子女养大。竹林里的竹子好像也没见谁管过,每年都出好多笋长很多竹子。这竹子总好养吧,可是每次周末回老家再回到新居总能看到花缸外一圈的落叶。眼看着不行了,还是搬回去给爸妈直接种在院子里了,也幸亏如此,后来这佛肚竹一直在院子一角长的很好,直到现在,最高的一根超过围墙的高度了。肚子不太大,算是一个瘦头陀。

 

小东西还没养好,大家伙就开始入户了。一次买了一比人还高的散尾葵,最普通的白色的塑料盘。这玩意装修的书时尚杂志里都是配那些海边别墅的,超有腔调。当年也没有送货一说。一个人放在踏板摩托车的踏板上慢慢骑回家,在楼下放下来,往上搬的时候,楼下邻居看见了,说这么大很难养的会养死的吧。我一边低头搬花,一边心里暗骂晦气,一边还想着等着瞧。回家安放在书房里,电脑桌旁。房子在顶楼,书房外面是阳台,夏天常有暴风雨,上班去了阳台的门窗总是紧闭的,每天回家开窗通风,慢慢感觉叶子上好像有一点一点的斑点(后来知道是介壳虫),隐隐觉得和太热不通风有关,于是挪到客厅里来,每天晚上搞好家里的卫生,就开始一片一片叶子去擦,也想到可能是生了什么毛病了,但还是寄望于自己的精心照顾能让它慢慢复原,然而它终究还是慢慢凋零了,那么大一盆植物,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几根主干,还越来越短、越来越少。这时已经是春天了,还想着救它吭哧吭哧搬到楼下,放上摩托车,送到花圃里,花圃里的老板娘直接给我整个盆都倒了。回来想想后悔了,总觉得那时它有点起死回生的迹象,如果不被见多识广的老板娘这么直接倒掉,也许还能起死回生呢?虽然我一厢情愿的可能性更多些。人生也是这样,谁说的清楚呢?我又不能把它连盆带土搬回来,再来一次。

 

书生本色,养不好,咱买书啊。买了《多浆植物》《观叶植物》《球根植物》《庭院花卉养殖技术》《室内观叶植物》。人说,读的书多并不一定就能过好人生,诚然,读了书也还是养不好植物。

 

那时我的舍友已经在混论坛了吧,她已经基本不养吊兰这些,说的都是草本木本各种花卉,为了给花花草草拍照片专门买了一单反。每每去她办公室,还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人瘦的弱不禁风,植物倒是都长的好的很。一样的紫色叶子的吊竹梅,我的就是紫少绿多灰头土脸,要么就是乱蓬蓬密密麻麻一盆绿色的那种,下面还有很多黄叶子。她随随便便扔在那里的,就是干干净净,精精神神,紫色的叶子,毛茸茸的,象打了蜡,闪着光,还有瀑布一般的造型。

 

后来又好几年搬来搬去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所有的植物基本都搬到父母的院子里去了。有些长的特别好,有的没了。再后来算是背景离乡了。无数的书、衣服、东西,装了几十个蛇皮袋。一起的还有几个花盆。

 

一盆皱叶冷水花。最早认识这植物,是一段时间去外面听课。中午吃饭的那家人家,花盆就放在室外,冻冰落雪的天,廊檐下雪化的水就滴在花盆里,反衬的冷水花叶子一清二白,分外清爽碧绿。第一眼就觉得喜欢。轮到我种了,只要放在室内就长的有气无力,扔到外面,垂头丧气几天,然后就能长的粗壮健康。大夏天扔在太阳下再怎么浇水还是叶子会枯会掉绿色部分会淡。后来我也不管了,看着旧的一盆不行了,就剪几支老的水培,生根了就随便找个空花盆栽进去,如此循环往复,居然十几年下来没断过。

 

剪的光秃秃后新长出的冷水花


一盆小叶马齿苋,如今好像都叫金枝玉叶。深绿色的高高的瓷质的六棱形的花盆,小叶马齿苋长在一侧,斜斜挂在盆外,大概取的是一点悬崖边的意思?前些年还是有造型的,因为最初偏向一侧,长着长着太重了,有次发现所有的叶子都萎靡不振,把盆歪过来再一看,整个根都从盆里被植物本身的重量给带出来了。也没更大的盆,怎么办,就这样把根又往下用力塞了塞,再用土把根部周围填紧,把原来为造型的那侧直接换到另一面搁在窗台上。最终居然活下来了,代价是从此披头散发颜值尽失。自我安慰,好死不如赖活着。


金枝玉叶


没浇水的金枝玉叶_枯藤老树


一盆铜钱草。碗状的红铜色的瓷质盆。明明叶子长的像小小荷叶,不知道为什么弄了这么一俗名字。也是几枯几荣。当它死了扔在外面,倒又活转了,叶子还特别的绿,绿的象冒油,上面经络分明。只要拿回来必定时不时给脸色,半死不活的样子,看着生气。


一分为二的铜钱草


小朋友过生日,另一个小朋友送了瓶澳洲杉,我总说那是松树,有松树的味道,还戳手,哪里是水杉那样温和。为什么用瓶形容呢?因为是水培的。想象中松树总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在山石中间艰难生长。居然水培,想着估计活不了多久,扔在阳台上就忘了。有天心血来潮拎起来一看,一点点水都没了,里面长满青苔,也没见它干枯,那以后每次浇别的也记得给它少加点水,它也没长很高,好像还是原来的样子。太淡定的一棵。今年格外关照它给平底铺了点白石子和陶粒,一下子长高不少。


上半截都是新长出来的


有一段时间,整个人奄奄的。养了好几年的蟹爪兰也是灰头土脸。往年每年至少有满盆的花骨朵,那年一共只结了四五个花苞,后来还掉了两。从前掉下来的一片两片我都是插在那种甜品店布丁的小玻璃瓶里水培的,就这样水培的还有开花的。还好,剩下来的三个花苞都开花了,很长时间都没谢,后来无意中发现那些灰蒙蒙的旧爪子上面居然长出了嫩嫩的新爪子。那一刻是真有些激动的,植物也和人一样,自我修复,向死而生。


尚未复原的蟹爪兰


有亲戚第一次搬新居。有段时间夫妻俩生意做的不顺,常常吵架,连吊兰仙人掌都能养死。理由是那里靠着一座尼姑庵,风水不好。奇了怪了,那么大一小区,几百户人家总有的,就对你家风水不好?可见都是托辞。奇怪的是,后来他们再搬家,倒是养啥啥好,我也是解释不了。是因为新居更宽敞,通风、阳光更好?还是他们事业有成心情颇好精于照料?大概就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难解。

 

后来我也想明白啦,养植这事,说的玄点,靠人气,气场的那个气。你人气场足了,心情好了,花也容易长的好了。自己心情不佳,植物也往往是没有精神。比如,这夫妻两,人到中年,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不用从前那么拼命,孩子也很好,没从前的压力和不确定感,人生进入了收获的阶段,植物感受到人的优容和淡定,自然长的很好。

 

真要养植,要么金枝玉叶悉心呵护给水给光给肥料,要么就干脆直接种在土里扔在外面让它自己自生自灭,反倒常常意外之喜。如果常常外出,没有人能帮忙,还是不要养的好。这么一说又感觉象养娃了。

 

离开老家这么些年,还真没买什么花草。附近花鸟市场有好几个,但是好像总是没心情。感觉自己告别江湖没几年,江湖上就满是多肉的传说了。如今我好像也不像前几年那么懒了,那么多人养肉肉,心里想着要不要跟风也试一试呢?人生快过半,也许不能重来,但是养植应该可以吧。


姬秋丽


所以,最近又开始行进在养植的路上了。一直在的吊兰玉树冷水花,十几年的金枝玉叶,还都在。最近开始各种买买买,盆,土,花,篮,框,土,石,肥,药,观叶植物,各种小花花,各种肉肉,到处都是我的植物。下班回家,剪剪枯枝,凋谢的花朵,浇浇水,施施肥,偶尔喷喷药水,最多的就是观察观察再观察,开花了吗?花卸了吗?长新叶子了吗?生虫了吗?一不留神半天过去。心里好像格外的平静。


矮牵牛


玛格丽特


快凋谢的玛格丽特


达摩福娘皱皮阿奶版


旋叶姬星美人


熊爪


蓝松


佛珠开花


鹿角海棠&姬胧月



图/文:秋水

编辑:荼蘼


感谢花友的投稿分享

✲投稿邮箱✲

tashayuanyi@qq.com


图稿包括以下文件

1.文字word版

2.图片压缩包

3.自我介绍

(包含姓名/笔名、所在城市、简短介绍、一张生活照)



- 这些文章错过了会可惜哦 -


【塔莎课堂】月季各种病害的防治

月季上长了这些讨人厌的虫子,该怎么办?

小夫妻辞职回乡,3年没花钱,过上了让人羡慕的田园生活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