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花卉种植联盟

【句容花讯】:植物活化石、报春使者——宝华玉兰开啦!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题记:

         一眨眼,句容城区华阳南路、华阳北路种植的行道树宝华玉兰开了。在我眼里,这种有着植物活化石”“植物大熊猫美誉的花儿,就是一名报春的使者:宝华玉兰开了,句容的春天就真正到了!

        翻出我这些年拍摄的宝华玉兰图片,以及15年前创作的刊发在上海《解放日报》的散文《宝华玉兰》,生命中,能够遇见这样一种极具个性的珍贵植物,真的是一种福分。

        但我必须强调——

       玉兰的品种众多。真正的宝华玉兰只开放在宝华山中。看花必须上宝华!


宝华玉兰

摄影、撰稿:徐 群

(原载2003年3月24日《解放日报》)


        在我生活的城市,最早,也是最直接,一目了然地将春天来临的信息报告给市民的植物,莫过于街道两旁那一行行树干挺直,如莲的花朵迎着第一缕春风、第一抹春阳绽放的木兰科珍稀品种——宝华玉兰。背衬春日如洗的蓝天,那一树一树的如雪玉兰,开得是那般精神,美得是那般触目惊心,宛若给城市撑起一杆杆报春的旗帜,昭示一个崭新轮回的开始。



        然而,在我心里,对这原先只长在我家乡大山深处的玉兰科中的极品,始终存有排斥。与这座城市共同呼吸、一道长高的它,已不见了山野的气息,与身旁的其他花木一样,经过人工培育,染上了一股浓郁的贵族气息。许多时候,当人们对这种于春寒料峭时分绽放的植物发出慨叹的时候,我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这只是普通的玉兰而已,它已丧失了物种特有的野性!它从祖先那里继承的,只有不曾改变的花期。



        说宝华玉兰珍贵,因了它是木兰科植物中仅存的纯种,并且已在这个世界芬芳馥郁了三百万年。翻开厚厚的地方志,这种先花后叶、于早春绽放的亚热带地带性植物,长久以来,一直不肯向世俗屈服,宁愿物种濒临灭亡,也不愿流落他乡,紧紧地与“宝华”连在一起,生死、荣辱与共!截至公元1980年,野生宝华玉兰仅存26株,并全部扎根于宁镇山脉中段人迹罕至的林木茂密处。我自小与宝华玉兰同长在一片沃土上,非常清楚是宝华山给予我种种养分,促使我凝聚起生命的精髓。



        这是一座怎样的山啊!风雨沧桑中,孕育出一方灿烂的秦淮文化,谱就辉煌的“律宗第一名山”——宝华山隆昌寺佛教历史文化华章,勾勒出一处占地数千亩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尽管我离家已久,但是,宝华山始终是我心头一道割舍不下的牵挂。每每这样的时候,那一树一树的于山野中生长、绽放、凋谢的玉兰的清高、孤傲的身影,油然浮现眼前。那是怎样的一种超尘啊!放弃了高贵的身份,与最普通的草木为伴,俏也不争春,甘于平凡,只当自己是这漫山遍野500余种植物中的一枚绿叶,坦然地轻吟“我的根深深扎根在你的土地”。聆听着这样的花语,亢奋与释然触电般掠过周身。



        后来,人们为了不使这一珍稀物种灭绝,想方设法繁育成功宝华玉兰幼苗,并在喧嚣的城市大面积种植成功,答复了世人的种种惊讶——原来,在现代文明面前,这高贵的玉兰也能易地繁殖;原来,离自然愈来愈远的现代人,轻而易举便能获得这份祖辈即便翻山越岭也难享受到的美丽。然而,对熟知宝华玉兰品性的我们来说,这何尝不是自然界的一大悲哀?但凡事物离开了生育它的环境,失去了原先的参照物,就算仍然活着,也较之以往逊色许多。由此,我想到了克隆技术,想到了世界上首只克隆羊“多利”,你能说它与母体羊完全一样吗?毕竟,它是借用其它羊的子宫发育而成。这不就像如今城里的宝华玉兰,尽管有着野生玉兰的风姿,但终究少了长于山野而独有的清丽——那份自然赋予它的清丽。还有,当今城市流行的造景工程,那从山林中移植过来的大量野生树木,进入城市后,只能算作一道人造风景,已永远失去了原先质朴的姿势。这又让我联想到人类,岁月的风沙即使磨钝了我们诸多的棱角,但谁也不愿轻言放弃那与生俱来的对本色的追求。



        玉兰花开了。玉兰的品种众多。真正的宝华玉兰只开放在宝华山中。看花必须上宝华。我以为。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